• <span id="676f7"><output id="676f7"></output></span>
    <optgroup id="676f7"></optgroup>
    <strong id="676f7"></strong>
  • 關閉
    中國人權研究會研究報告:美國在中東等地犯下嚴重侵犯人權罪行
    發表時間:2022-08-10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8月9日電 中國人權研究會9日發布《美國在中東等地犯下嚴重侵犯人權罪行》研究報告。全文如下:

      美國在中東等地犯下嚴重侵犯人權罪行

      中國人權研究會

      2022年8月

      美國在中東及其周邊地區犯下包括戰爭罪、危害人類罪、任意拘押、濫用酷刑、虐囚和濫施單邊制裁等一系列嚴重違背國際法的罪行,構成對人權的系統性侵犯,危害持久而深遠。美國的罪行不僅導致中東等地戰火連連,戰亂頻仍,深陷沖突泥潭和安全困境,而且導致當地人民的生命權、健康權、人格尊嚴和宗教信仰自由以及生存權、發展權等遭受嚴重損害。

      一、發動戰爭,屠殺平民,損害生命權和生存權

      美國歷史學家保羅·阿特伍德在2010年出版的《戰爭與帝國:美國的生活方式》一書中指出:“戰爭是美國人的生活方式?!泵绹越▏詠?,沒有參加過戰爭的時間不足20年,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戰爭帝國”。冷戰結束后,中東及其周邊地區所有重大沖突和戰爭中幾乎總有美國的身影,淪為美國對外戰爭的重災區。據美國《史密森學會雜志》統計,2001年以來,美國以“反恐”之名發動的戰爭和開展的軍事行動足足覆蓋了“這個星球上約40%的國家”。美國不僅糾集盟友發動海灣戰爭(1990-1991年)、阿富汗戰爭(2001-2021年)、伊拉克戰爭(2003-2011年)等,還深度參與利比亞戰爭和敘利亞戰爭,制造了世所罕見的人道主義災難。窮兵黷武的美國對地區民眾的生命權和生存權造成直接、嚴重和持久的傷害。

      第一,違反國際法肆意發動戰爭。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是美國在中東及其周邊發動的兩場最大規模的戰爭,對兩國民眾的生命安全和生存狀態造成深重災難。美國布朗大學“戰爭代價”項目研究指出,有超過17.4萬人直接死于阿富汗戰爭,其中4.7萬多是平民。聯合國難民署稱,持續近20年的阿富汗戰爭造成260萬阿富汗人逃往國外,350萬人流離失所。2003年,美國繞開聯合國,違反禁止使用武力的國際法基本原則,以憑空捏造的理由發動伊拉克戰爭,構成對伊拉克的侵略。根據全球統計數據庫的資料,2003年至2021年,約有20.9萬伊拉克平民死于戰爭和暴力沖突之中,約有920萬伊拉克民眾淪為難民或被迫離開故土。美國在中東等地發動戰爭嚴重損害地區民眾的生命權和生存權。

      第二,踐踏國際法濫殺無辜平民。美國為達到自己的軍事目的,視他國平民生命為無物。一是美國多次無差別攻擊中東等地平民。2005年8月12日,美軍一輛裝甲巡邏車在伊拉克拉馬迪郊區城鎮向清真寺出來的人們射擊,造成包括8名兒童在內的15名伊拉克人喪生,另有17人受傷。同年11月21日,駐伊美軍在巴格達北部朝一輛民用車開槍,造成一家5口死亡,其中包括3名兒童。聯合國調查委員會指責美軍在敘利亞地區“發動不加區別的襲擊,導致平民傷亡,并且不顧后果,構成了戰爭罪”。聯合國2019年9月發布的報告指出,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在敘利亞等地實施的許多空襲“沒有采取必要的預防措施來區分軍事目標和平民”。二是美國廣泛采取空襲行動進行所謂的“反恐”,經?!罢`殺”平民,傷及無辜,任意剝奪生命權?!都~約時報》報道稱,基于對五角大樓機密文件的調查,美國在敘利亞頻繁發動的空襲,因“嚴重情報缺陷”和“錯誤瞄準”,造成大量平民傷亡,而五角大樓通常對此選擇掩蓋或有罪不罰。2017年,美軍對敘利亞城市拉卡發動所謂“最精準的空襲”。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發布報告指出,美軍這一軍事行動共造成38起平民傷亡事件,導致178名平民喪生,數十人受傷。一些人權組織估計,平民傷亡數量可能多達1600名。2019年3月18日,美軍出動無人機在位于敘利亞-伊拉克邊境的巴古茲鎮尋找“極端組織”目標時,炸死至少64名平民婦女和兒童。2022年2月,美軍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發動突襲,造成至少13人死亡,其中包括6名兒童和3名婦女。2021年8月29日,美軍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實施的無人機襲擊,造成當地10名平民死亡,其中包括7名兒童。三是美國軍事承包商無端殺害平民。美國慣于利用軍事承包商在中東地區實行霸權壓制,他們在當地實施的違法犯罪行為往往逃脫問責。2007年,美國黑水公司雇員在巴格達尼蘇爾廣場實施屠殺,造成包括2名兒童在內的14名平民死亡,至少17人受傷。2020年,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竟然赦免了在伊拉克犯下戰爭罪的黑水公司雇員。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雇傭軍問題工作組發表聲明指出,美國政府這一行為對國際人道主義法和人權造成沖擊,是對正義和受害者及其家人的侮辱,呼吁《日內瓦公約》所有締約國共同譴責這一行徑。美軍在海外肆意頻頻屠殺平民的行為毫無疑問構成了危害人類罪。

      第三,間接參與戰爭導致大量平民傷亡。美國在中東等地廣泛扶植代理人,大量出售武器,造成大規模人道主義災難。美國通過扶植多個代理人深度參與敘利亞戰爭和利比亞國內沖突,造成當地戰亂和沖突延宕至今,局勢日趨復雜,政治和解與社會穩定遙遙無期。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前主席賈利勒稱,持續的內亂導致眾多利比亞人死亡,“而美國對軍事行動和戰爭造成的這一后果并不關心”。根據聯合國公布的數據,美國的軍事介入已造成敘利亞至少35萬人失去生命,1200多萬人流離失所,1400萬平民急需人道主義援助。敘利亞難民問題被聯合國稱為“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難民危機”。

      面對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泥潭,肆意發動戰爭的美國政府卻為了一己私利,一再選擇不負責任的撤離,罔顧最基本的人道主義,導致有關國家長期的沖突與混亂局勢更趨惡化。美國以武力手段摧毀了伊拉克原有的國家機器,導致伊拉克政府控制能力下降,為恐怖主義擴張提供了空間和條件。2011年,美國不負責任地從伊拉克撤軍,致使“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趁勢坐大,暴恐襲擊頻發,成為危及伊拉克和地區安全的最大挑戰。2021年8月,美國同樣不負責任地從阿富汗撤軍,并在撤離的過程中再次無視阿富汗人民生命安全,造成多起觸目驚心的人員傷亡事件。

      二、強制改造,單邊制裁,侵害發展權和健康權

      美國在中東等地肆意打壓不順從自己的國家和組織,強制推行美式價值觀,確保美國主導的全球政治經濟秩序和安全秩序,其實質是維護美國的“軍事-經濟-觀念三位一體”霸權,其后果是改變地區國家的自主發展道路,嚴重損害中東等地有關國家的主權和當地人民的發展權、健康權。

      第一,顛覆政權、干涉內政,侵害他國主權和人權。一方面,冷戰結束后,美國為了全面主宰中東等地,對該地區不服從美國旨意和利益的主權國家,以發動戰爭等方式直接推動政權更迭,進而強制移植“美式民主”,改造有關國家的制度和發展道路。最典型的就是美國2001年和2003年通過對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武裝入侵,推翻自己不喜歡的政權。另一方面,美國長期支持非政府組織和代理人向中東社會滲透,屢屢用“顏色革命”的手段改變中東國家的發展道路。作為美國政府干涉別國內政、煽動分裂對抗的“馬前卒”和“白手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服務于美國戰略利益,對中東國家進行了長期的滲透和顛覆活動,留下斑斑劣跡。該組織依賴白宮和美國國會的持續資金支持,遵照美國政府命令,通過向親美個人和團體提供資助,在埃及、也門、約旦、阿爾及利亞、敘利亞、利比亞等國煽動顏色革命,是“阿拉伯之春”的重要幕后黑手。

      美國試圖通過改造地區國家,建立脆弱的、依附性政權,為其全球霸權服務。美國的強制“制度輸出”,不僅帶有深厚的霸權主義色彩,而且破壞了地區國家自主探索發展道路的努力,造成了一系列災難性后果。美國對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等國進行的“強制改造”,導致這些國家的政治秩序和社會穩定被打破,社會團結和國家凝聚力被摧毀。這種以武力推翻他國政權、干涉他國內政、強制輸出所謂“民主”的行為,不僅違反禁止使用武力、不干涉內政等國際關系基本準則,而且嚴重侵犯了相關國家人民自主選擇發展道路的權利和基本人權。

      第二,濫施單邊制裁,造成有關國家蒙受嚴重經濟損失、民眾生活質量下降。美國堪稱全球唯一的“制裁超級大國”。根據美國財政部《2021年制裁評估報告》,截至2021財年,美國已生效的制裁措施累計達到9400多項。自1979年以來,美國就長期對伊朗等國實施各類單邊制裁。1996年又拋出所謂“達馬托法案”,禁止外國公司對伊朗、利比亞能源產業進行投資,實行危害極大、影響深遠的“長臂管轄”。此后,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層層加碼、步步升級。美國特朗普政府時期更是對伊朗實施制裁和“極限施壓”,企圖以壓促變,顛覆伊朗政權。伊朗魯哈尼總統執政期間表示,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制裁至少對伊朗造成200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是非人道的,是犯罪和恐怖主義行為”。1980年至1992年,美國就對利比亞實施單邊制裁;1992年至2003年,美國又脅迫、拉攏盟友擴大對利比亞的單邊制裁。世界銀行指出,利比亞因制裁遭受的經濟損失高達180億美元,而利比亞官方認為,制裁使其損失了330億美元。第一次海灣戰爭后,美國對伊拉克實施野蠻的單邊制裁,造成嚴重后果。1990年8月至2003年5月,制裁造成伊拉克石油收入損失1500億美元。時至今日,伊拉克的人均年收入都沒有達到1990年的水平(7050美元)。此外,制裁還造成伊拉克嚴重的人道主義災難,伊拉克的嬰兒死亡率翻倍,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率增長了6倍。同時,伊拉克的教育、醫療、社會保障體系被毀,識字率從1987年的89%下降到1997年的57%。

      美國2021年從阿富汗撤軍后,不僅對阿富汗施加經濟制裁,還將阿富汗中央銀行數十億美元外匯儲備凍結,導致阿富汗經濟處于崩潰的邊緣,人民生活雪上加霜。世界糧食計劃署官員指出,美國對阿富汗的經濟制裁加劇了當地糧食危機,“98%的阿富汗人吃不飽飯,近一半5歲以下兒童將陷入嚴重營養不良狀態”。然而,2022年2月11日,美國總統拜登簽署行政令,要求將阿富汗中央銀行約70億美元的在美資產均分,一半作為賠償“9·11”事件受害者的資金來源,另一半則轉移至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的一個賬戶,用于幫助“阿富汗人民”,同時明確表示這些資產不會交還塔利班政權。美國政府這種公開劫掠阿富汗人民財產的霸權行徑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譴責。美國塔夫茨大學教授德雷茲納在《外交事務》雜志發表文章批評稱,美國歷屆政府濫用經濟脅迫和經濟暴力手段,將制裁作為解決外交問題的首選方案,非但起不到效果,還造成人道主義災難。美國針對中東等地有關國家政府施加的單邊制裁,最終傷害的是這些國家的普通民眾,嚴重損害了被制裁國家和民眾的發展權。

      第三,制造人道主義危機,嚴重損害有關國家民眾的生命健康權。美國發動的海灣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及隨后的暴力沖突,摧毀了伊拉克大量基礎設施,國家公共服務能力極大下降,民眾面臨缺水少電、缺醫少藥等問題,首當其沖的受害者是窮人、兒童、寡婦、老人等最脆弱的群體。以衛生部門為例,海灣戰爭后,伊拉克醫療水平下降十分明顯。1990年,伊拉克97%的城市人口和71%的農村人口能享受公共醫療服務。2003年伊拉克戰爭后,約2萬名當地醫生逃離,大量醫療設施在戰火中被毀。由于美軍轟炸對發電廠和水處理設施造成的破壞,患腹瀉病的人數是戰前的4倍。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的13所醫院中有9所被摧毀,180萬人的城市可用病床僅有區區1000張。此外,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時,曾大量使用貧鈾彈,給當地居民的健康造成巨大損害,嚴重侵犯了當地民眾的健康權。

      美國政府無視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依然頑固堅持對伊朗、敘利亞等國實施單邊制裁,導致被制裁國家難以及時獲得抗擊疫情需要的醫療物資。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2020年指出,制裁會阻礙抗疫醫療合作,給所有人增加風險;無論是出于維護全球公共安全,還是為了維護被制裁國家數百萬人的權利和生活,都應放松或暫停特殊領域的制裁。由于制裁,伊朗無法進口基本藥物和醫療器材,嚴重影響數百萬伊朗人的健康狀況。伊朗政府為籌措抗疫資金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申請50億美元的抗疫特別貸款,但受到美國阻撓。美國通過凍結伊朗海外資金、威脅疫苗供貨方等方式阻礙伊朗進口新冠疫苗。2020年,伊朗稱曾3次試圖按照世衛組織的新冠疫苗實施計劃(COVAX)付款購買疫苗,但均因美國的制裁和限制而無法付款。美國布魯金斯學會分析估計,在伊朗疫情最嚴重時期,美國持續施加的制裁影響進一步加劇,可能導致多達1.3萬人因此死亡。

      三、制造“文明沖突”,濫用監禁和酷刑,侵犯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格尊嚴

      美國不尊重文明的多樣性,敵視伊斯蘭文明,摧毀中東歷史文化遺產,肆意囚禁穆斯林并濫施酷刑,嚴重侵犯中東等地人民的基本人權。

      第一,在世界范圍內散布“伊斯蘭威脅論”。美國鼓吹西方文明和基督教文明優越論,從骨子里鄙視非西方文明,污名化伊斯蘭文明,給伊斯蘭文明貼上“落后”“恐怖”“暴力”等標簽,并借“9·11”事件,在世界范圍內渲染“伊斯蘭威脅論”,故意誤導甚至煽動人們敵視伊斯蘭教,歧視穆斯林,挑起“文明沖突”,為其發動全球反恐戰爭進行輿論準備和辯護。美國一手制造的“伊斯蘭恐懼癥”一度在美國國內和其他西方國家泛濫,嚴重損害了伊斯蘭國家的民族尊嚴和國際形象,侵犯了廣大穆斯林的人身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在美國的阻撓下,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民族權利和合理訴求長期得不到解決,和平、發展和人權都無從談起。

      第二,摧毀中東文明古國文化遺產。美國奉行西方中心主義,鼓吹“民主和平論”和“民主改造論”,無視中東文明的歷史悠久和燦爛輝煌。美軍發動伊拉克戰爭后,其軍事行動直接造成政權更迭、社會動蕩和長期戰亂。更為嚴重的是,美軍入侵和占領期間,伊拉克首都巴格達一度陷入無政府狀態,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11大博物館之一的伊拉克博物館囊括該地區蘇美爾、巴比倫、亞述等各個歷史階段古代藝術和文明精華的17萬件珍藏文物橫遭劫掠,人類文明慘遭浩劫。根據海牙《陸戰法規和慣例公約》及日內瓦公約等國際法,占領方應維持被占領區的社會秩序。而美軍占領巴格達后未及時采取措施,以所謂不是警察為借口,回避維持社會治安的國際法義務,導致了人類史上最大的文化破壞案,其危害之深,完全與現代文明世界背道而馳。伊拉克博物館副館長2003年曾直言不諱地控訴:美軍應對所發生的一切負責。此外,美國打壓、侮辱、霸凌中東國家,破壞了中東國家和民眾的文化自信,摧毀了中東人民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

      第三,虐囚和酷刑嚴重損害穆斯林的人格尊嚴權。美國發動全球反恐戰爭以來,針對穆斯林的虐囚丑聞不絕于耳。美國布朗大學“戰爭代價”項目研究指出,“9·11”事件后,美國以“反恐”為幌子在海外設立“黑監獄”,涉及至少54個國家和地區,拘禁包括穆斯林、女性和未成年人等在內的數十萬人。早在2003年,美軍在伊拉克阿布格萊布監獄就大肆虐待在押人員,其中很多人被無辜關押,甚至造成大量死亡,嚴重違反了國際人權法。美國還創建關塔那摩監獄專門用以關押來自中東等地的“恐怖分子”,總共拘押了約780人,其中很多人未曾被刑事起訴。目前該監獄仍有30多名人員在押,他們已經步入暮年,身體虛弱,長期被剝奪自由并無休止地承受精神和肉體的酷刑。在關塔那摩監獄,除了存在廣泛的虐待和酷刑外,美方人員還通過褻瀆《古蘭經》和違背伊斯蘭教信仰來折磨囚犯,包括把《古蘭經》扔進廁所,假借搜查武器之名撕毀、焚燒《古蘭經》,讓女警衛在浴室里監視裸體囚犯等,引發被關押的囚犯集體抗議,甚至集體自殺。2021年9月,美國在阿富汗的巴格拉姆空軍基地的監獄和虐囚行徑被媒體曝光。國際刑事法院調查證據顯示,美軍在阿富汗漠視國際公理、踐踏國際準則,長期對關押人員施加“折磨、虐待、侵犯個人尊嚴、強奸和性暴力”,包括將至少30名囚犯關進一個籠子,將遭受酷刑的囚犯藏在隱蔽區域任其自生自滅,將囚犯蒙上眼罩令其一絲不掛地游行示眾,等等。美軍對囚犯的侮辱和殘酷虐待,嚴重侵犯了其基本人格權,也違反了美國依據國際人權法承擔的禁止實施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的義務。

      事實表明,美國在中東等地嚴重侵犯當地人民的基本人權,給地區國家和人民造成了永久性傷害和無法彌補的損失。美國的霸權本質和強權政治的野蠻性、殘酷性、危害性暴露無遺,也讓世界人民更加認清了“美式民主”與“美式人權”的虛偽性和欺騙性。

    責任編輯:姜 麗
    【糾錯】
    1. 字號加大
    2. 字號減小
    3. 打印
    中國精神文明網網站©版權所有
    男人低吼含紧小妖精

  • <span id="676f7"><output id="676f7"></output></span>
    <optgroup id="676f7"></optgroup>
    <strong id="676f7"></strong>